华为是一家怎样的公司?

原标题:华为是一家怎样的公司?
作者:猛迷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0757538/answer/156591629
来源:知乎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这是亲身经历,虽然看起来像故事。

我现在已经从华为离职了(在职肯定没时间写这个),现在自己创业,业余随便写写东西。关于具体项目和人,事,我不会写,因为涉及个人隐私和公司的隐私,况且我也不是高层领导,接触不到更多的信息。

补充一下:华为的职级这几年通货膨胀了,加上市场的职级本来就比研发高,同样20级岗位,研发可能是PDT经理或PDU部长,手下上百人。市场这边很可能手下可怜巴巴的几个人,所以岗位职级不能说明问题。极端情况,一个15级小兵直接提拔到20级岗位的例子也是有的,当然前期会过渡一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高赞回答大部分是研发的同事,我来说说其他部门。我的经历估计比绝大多数都丰富。

先介绍下自己,我曾经在华为工作了10多年(之前写的10年随手写的,力求准确,以免误导大家)。

先后干过研发,SE,海外行销,客户经理,系统部主管。从13级小兵,熬到岗位20级的小主管,从一开始和PM说话都要组织半天语言的新员工,到后面给级别*的大boss从容汇报工作。经历过成功的喜悦,也经历过失败的挫折,有连续工作一个月累的吐血,也有两个月无所事事闲的蛋疼。


华为给了我不错的经济回报,以至于后面找工作,少数猎头或者HR骄傲地开出的年薪,和我收入最高时一年交的税差不多;华为也深深的伤害了我,我考虑问题已经很难跳出那个模式,甚至还得了抑郁症。


刚入职我是一个研发,老老实实写代码,由于产品欣欣向荣,领导人也不错,工资也从 几千块涨到了一万多,翻了一倍,开始有了GP分红。考核基本在A和B+之间徘徊,从来没拿过B。虽然经常加班,但还是很愉快。

好景不长,遇到部门调整,整个部门一分为二,我不幸被分到另外一个部门,虽然升级当了PL,但是产品失败,新领导郁郁不得志,我们小兵也没好日子过。虽然这段时间考核其实还不错(只有一个半年B,其他也还好),但是奖金比原来少,同时被周边部门和领导天天骂,当时处理这种问题的能力也比较弱鸡。后面部门又要重组,我一时间开始迷茫,第一次开始投简历找工作。

这时听人说海外不错,加上我原来一个研发老领导去海外某地区部当了主管,听说了我的遭遇,就邀请我来到海外常驻。当时我单身,也没出过国,抱着多一份体验的心态,奔赴了海外。


我出国的时候,华为海外条件比以前好了,我海外的第一站所在国家虽然经济不发达,但是办公和住宿条件都很不错,食堂师傅水平是我海外遇到最好的。那个国家市场比较大,除了我以外,那个产品的行销还有一个中方老员工,当时36,7岁了,在当地常驻了6年,老婆孩子都在那边。

第一年工作比较顺利,但是第二年当地一牌运营商老大换人,新来的老大对华为很不满,所以接下来的大单我们丢标了,被同城对手拿到。这种情况在华为是不允许的,当然要分锅,最后分来分去,分到我们两个小兵身上,我由于有老领导关照,打了B被调去地区部,那个老员工就被打C,最后挣扎了一会黯然离职。

虽然以前在研发,也有兄弟被打C离职,不过基本上是工作能力或者态度问题。那个老同事虽然英语不好,但技术水平不错,客户关系处理事情能力都可以,就是因为局方的变动,导致了离职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想留在华为,能力也足够人被迫离职。他全家去机场的那天,我心里很不好受。那个兄弟的小孩在当地上了两年小学,他和他老婆也担心回国后学习能不能跟得上中国教育。最近听说他卖掉深圳的房子回到老家,过得挺不错,我由衷为他高兴。


在地区部写了两个月PPT(华为叫胶片),和excel表格,美名其曰“项目管控接口”,我不仅当年年终奖不出意外的杯具了,每天还有接不完的电话,回不完的邮件,开不完的会和汇报。各个部门都找我要各种乱七八糟的数据,每天一半时间都在边敲键盘边吵架。两个月以后,我就开始失眠,做梦都是电话和电话会议的声音,一闭眼就是PPT和excel的各种数字,图表。

于是我主动申请到了第二个国家常驻。那个国家市场比第一个小多了,订货一直不理想,之前的中方行销都干不长,外籍也是混日子型的。之所以去,是因为正好有个位子。该国很多旅游胜地,抱着最后一站的心态,我杀向了那里。

不过命运就是这么奇特,我去了不久,那个国家的几个运营商忽然开始大波采购我的产品,一下多了好多大项目,N多领导盯上了这块肥肉,一时间这个代表处来了地区部总裁,VP,产品线总裁,SPDT经理等N多大boss。我在吓尿了的同时,赶紧呼唤炮火,这时华为做运营商项目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。虽然我能力平平,但是公司平台完善,有大项目,大领导关注之后资源投入充足,我带领两老外拼命加班(虽然主要是我加),终于搞定了这几个大项目,我这个产品订货一下比去年前年翻了N番。

然后就是领导拉着我各种优秀案例,优秀实践。仿佛这一切都是在机关领导高瞻远瞩,地区部领导英明指挥,代表处领导奋力苦战,加上我们几个微不足道小兵努力成就的。不过华为确实没有亏待我,那短时间我从两连B的边缘人物,变成优秀员工,身上光环闪闪发光。级别,奖金,GP也开始蹭蹭地涨。我当时收入已经超过绝大多数中小学大学同学。我开始感觉到这几年海外的苦逼也没有白费。

作为“优秀员工”,一天我被代表处领导叫去,说“猛迷,你这么牛逼,转客户线吧”。在华为,客户经理是主航道里的主航道,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从此以后就成了一名客户经理,每天跑客户办公室,饭馆,各种娱乐场所。开始见识到了华为NB的客户接待流程,客工部的N多大美女,最关键的时候,终于知道项目是怎么做的。之前作为行销,没日没夜跑流程,写PPT,准备宣讲。其实这些台面上的工作只占了项目成败的10%不到,90%以上的工作都是台面下完成的,尤其这个强关系型市场更是如此。后面两年客户一直在扩容,该国市场那几年风生水起,领导们纷纷升官走人,我也成了一个系统部主管,开始给别人打考评,决定别人的奖金,分红。


那段时间是我在华为最快乐的时光,地区部老领导罩着我,下面的兄弟大部分精明能干,连新入职的外籍也很敬业(在那个国家很难得),最关键的是业务开展非常顺利。其实在2005年以后,华为在海外空白市场几乎没有了(除了美国澳洲等特殊国家)。因此作为客户经理(系统部主管其实也是客户经理),工作虽然繁琐,但不困难。毕竟维护客户关系,比突破空白市场简单得多。

电信运营商设备市场,是很特殊的2B市场。

首先门槛高,玩家就这几个,E厂家退出固网,主攻无线,设备存量大,但是价格高,服务贵;A厂家产品线全,在欧美有基础,但是在我那边这优势不存在;同城友商,靠低商务最大竞争对手,不过我在地区部关系不错,商务上也不虚。因此在大多数市场,华为具有先天的优势。

其次,很多大项目真正决策人就几个甚至一个,不过运营商和厂家是一个依存关系,因为运营商一般会平衡各个厂家的份额。客户经理最核心的,就是为自己公司争取最大的份额,当然独家是最好的。一切的“技术亮点”,“领先方案”,是研发兄弟日夜加班辛苦搞出来的,但是对于CXO来说,意义可大可小。尤其像接入网,光传输这种传统产品,各个厂家同质化是非常普遍的。很多“特性”,实际在现网能起到什么作用?研发的老大们心知肚明。这些“领先”方案起多大作用这个度,就是客户关系起的作用。反正我从来不屑于拿着特性去一个个比,到这一步,项目操作得就太LOW了。

我每天主要工作就是跑客户,拿信息,推动项目。每年都会带着客户多次回国,然后就是那套固定流程。那套流程下来之后,客户一般都会对华为的能力有更深的认识。在中国人生地不熟的客户,在中国不自觉的依赖客户经理,也是促进客户关系的良机。这里真的要感谢一下有些客工部的MM,确实相当专业,让我省了不少心。

很多人私信问如何做项目,其实这没有固定套路。不同的运营商情况不同,有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欧美大T风,这种弱关系市场客户经理就要谨慎小心,严格满足客户装逼的欲望。有土鳖乡村重金属风的运营商,“CTO”连组网都搞不清楚,这种就要搞定决策人,发挥华为客户经理狼性的时候就到了。还有那种最难搞的,装逼学西方,要好处学中国,这种客户我经常要压抑自己砍人的欲望,但是为了自己配股和奖金,不得不配合。能不能拿到别人无法获取的信息,是客户经理最大的价值。

华为的流程,组织是为电信运营商定制的,不管是研发的IPD,还是市场这边的LTC,MTL,以及其他一大堆乱七八糟,要用不同浏览器打开的流程,都是为电信运营商项目定制的。虽然繁琐,消耗时间多。但是将每个人的作用降得很低。因此很多华为客户经理高估自己能力,出去以后动不动就说我一年销售额上亿美金,甚至几亿美金,结果去其他公司连百分之一都搞不定。

作为研发出身的人,不得不说华为的成功,和研发也是分不开的。华为员工收入这几年有不少增长,但是几年前并没有这么多奖金,工资也没有涨现在这么多。当年一个华为普通研发员工收入,和E,A那些外企总部的员工比起来还远远不够。但华为凭借固化研发流程,和收入刺激,人海战术等方法,研发效率远远超过外企。尤其在固定网络,除了某“战略产品线”,其他的外国友商,没人敢和华为拼,发布版本的速度远远不如。你有我无的特性,华为很快就能发布新版本弥补上。

某研发大领导酒后说过:“只要是做一个内置芯片,编程序跑协议,最后放到运营商网络运行的铁盒子,华为就能做好。”当时我就想,手机不也是这样。后来华为手机果然火了。当然这套流程和工作思路在软件甚至互联网领域,就吃不开了,这是后话。


又过了几年以后,海外一线的情况也慢慢变了。华为越来越强,那几个友商地盘越来越小。很多客户经理沦为邮件转发器,和饭局邀请人,很多行销成为流程填写人和PPT工作者。多了不少无用的汇报和会,我对内的工作也比对外更多。这时新领导上任,风格大变。开始一朝天子一朝臣,代表处老员工纷纷出走。然后该国我负责那家运营商,建网建得差不多,新项目的招标又由于内部原因一再延迟,系统部的订货收入等数据就很难看了。

我苦逼地呆了几个月,没日没夜地想办法,但是客户投资仍然不见起色,虽然华为份额一家独大,但是华为领导只看结果(准确地说只看数字),代表处所有人日子都不好过。我尝试过换国家,不过之前和我不对付的某同事上位,给我的位子基本都是坑,加上多年身心疲惫,精神抑郁。考虑再三,我回到了机关(就是华为深圳总部),成了一名“销售管理专家”。


名义上是“专家”,其实就是个普通员工。我在机关整个部门工作的时间不长,总共加起来不到一年。不过这一年我加过的班,还没有原来两周长,没错就是这么夸张。来到这个部门之后,我惊讶华为还有这样的地方:大多数同事职级都很高,资历不浅,部分还是海外归来,但是干的活确是,怎么说,基本没有价值。具体不想多说,只能说颠覆了我的三观。我部门有同事做微商,做淘宝,做代购,甚至开培训学校的。部门整出来的东西,领导自己都不相信。一群年薪数十万,百万,甚至更多的人,主要工作就是一遍又一遍写PPT,剪辑视频,偶尔出出差支持项目,“挖掘亮点”。

由于“挖掘亮点”能力一般,我从来就不是领导的核心圈子,忙了多年之后,我第一次在华为成为了闲人。其实以我平庸的智商也知道该怎么做,站在领导的角度去干活,跟上他的思路,成就他。但是当我一遍又一遍去写PPT,最后领导只选一两页的时候,我甚至有了一些高尚的想法:我每年拿这么多钱,就干这事?是不是有点对不起任老板啊?

由于无所事事,加上老婆也经常出差。我经常找同事吃饭,喝酒,聊天。和我一起入职,参加大队培训的同事,在我在华为的最后一年里,只剩下了不到20%。有22级的大boss,也有16升17级升了好几年不成的员工,算来下,我算是混的仅次于那个大boss的了。

有一次吃饭的时候,忽然想到,我最适合做的,其实还是类似研发的工作:目标明确,单一,不需要和周围沟通太多,想的太多。我做市场其实也是这个思路,有时候与其和下面兄弟讨论,不如我自己去干了,干不了再去想办法要资源。离开这个支撑,要我自己“找亮点”,我就力不从心了。其实我做市场能力也一般,只是运气和个性中的坚韧,让我取得了一些小小的成功,和很多大领导相比,我的视野,人脉,思维严谨程度都是远远不足的,我当系统部主管多年,也没有在机关建立自己的关系网,以至于成为一个边缘人。这些特质,使我在华为永远也成不了大boss。

不过我仍然感谢华为:我在这里,找到了生命的另一半,建立了家庭,回国后有了自己的小孩。在我英明老婆的指导下,我几年前没有在我老家买房,或者去炒股票,或者去投资朋友的公司,而是把钱都买成了深圳的房子。我有一个同事,海外艰苦地区奋斗多年,当了副代表,收入颇丰,但一直没在深圳买房。每次他回深圳,找我吃饭,都愤愤不平,说这一年又白干了。

我感谢华为,虽然公司把我塑造成一个思维僵化(相对于互联网行业的人),脂肪肝,高血脂,颈椎病,甲状腺结节,甚至抑郁症患者。但是我付出的,也有了回报,而且那些疾病,主要也是我自己没听老婆的话,每天胡吃海塞,懒得锻炼导致的。

考虑再三,在家人支持下,我决定离职。走的时候老领导极力挽留,说他要再去海外,带我先去地区部呆一两年,然后找个好代表处好位子。就算我不去海外,他也会帮我回研发找个好位子,就算我不愿意回研发,在机关这个部门混日子,我的收入出去后十有八九也是拿不到的,然后还列举了一大堆华为员工创业失败的例子。他的承诺从来没有失信过,他说的也是事实,不过我认清了自己的能力,我说:我当不好副代表,代表,回研发那个位子我能力估计也hold不住,个性也不适合混日子。相比我的工作能力,我挣的钱已经够多了。

我接下来争取做自己喜欢的事,争取把体检报告那些不正常的项目都搞正常。更重要的,争取当一个好丈夫,好父亲。走完离职流程,还了工牌,我再次从机加工地,走向百草园。在我华为生涯开始的地方,拍了几张照片,从此一去不回。